首页 / 文化 / 正文

历史上的唐伯虎,真的有八任老婆,笑点秋香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2019-08-28 15:52  浏览次数:319
核心提示:按理说这下应该平步青云了吧。作诗绘画书法样样精通,放到今天,早该飞黄腾达了。怎奈交友不慎,心地单纯的唐伯虎却被一场作弊案件牵扯进去,皇上大怒,终身禁考,还坐了一年牢。

“秋香姐!你觉得华安我的人品怎么样?”

“我觉得…你是个傻瓜!”

“秋香姐!那你愿不愿意 跟一个傻瓜,今晚三更时分,柳树前,一起研究诗词歌赋呢?”

这段出自于《唐伯虎点秋香》的撩妹台词,使周星驰扮演的唐寅形象深入人心,以至于每每提到唐伯虎这个名字时,我们脑子里便会浮现出这样一张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才华横溢的脸。

 或者是这种

 反正他得帅,帅得人一脸鼻血两行热泪才行(…这只是特殊情况下)。手持一把折扇,风度翩翩,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狐假虎威···

(画风不对,重来。)

总之就是“高富帅”一枚。娶了八任老婆,最后还点了一个秋香回家。

可是历史现实果真如此吗?历史上他真的是“高富帅”?他有没有像电影一下,邂逅一个萌妹子秋香一起白头到老呢?

当然我们得承认,他确实才高,学富,品性帅。来看看他长什么样:

 ······也许是他老了的缘故,我们看张年轻的:

 好吧,反正脸盲,看古人都一个样,就还好,没有出人意料的颜值。

唐寅,字伯虎,生于1470年明宪宗成化六年,今天的江苏苏州人。

他的老爹唐广德是个生意人,那时候不像我们现在,所谓“士农工商”,商人是最末的一个阶级,像白居易里的《琵琶行》,“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这就算有点不太体面了。夫妻两小心翼翼地过日子,本本分分赚钱,等到两口子有了唐伯虎,夫妻两个决心好好栽培他,做个体面的读书人。

 他也是块料子,少年得意,16岁中了秀才,19岁娶了老婆。按理说就这么风风光光地向人生巅峰飞奔而去。可24岁本命年一过,人生霉运莫名其妙接踵而来。25岁,一年之内父母死了,再下来妹妹病死,老婆也带着肚里的孩子奔赴九泉。(奇怪,历来也不少才子仿佛命里克亲一样)

 

打击之大可想而知。

咬着牙算是挺过来了,娶了一个老婆,开始用功读书,终于中了一个解元。(相当于江苏考试第一名)于是高高兴兴地进京赶考。期间的喜悦之情溢于诗词:

秋月攀仙桂,春风看杏花。

一朝欣得意,联步上京华。

按理说这下应该平步青云了吧。作诗绘画书法样样精通,放到今天,早该飞黄腾达了。怎奈交友不慎,心地单纯的唐伯虎却被一场作弊案件牵扯进去,皇上大怒,终身禁考,还坐了一年牢。

回乡之后,老婆见他这么落魄,吵架离婚。

······(心疼唐伯虎50秒)

这样的遭遇也是没谁了。

31岁的他一无所有,读书当官的路子也没了。这对于文人来说人生彻底完了。真应了那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学霸请自行背诵)

于是他整天沉迷于花街柳巷,靠画小黄图为生。一个人要是连饭都吃不上了,拿点手艺赚点钱也就无可厚非了。期间诞生了许多佳作。笔下的女人都很细腻。瘦瘦弱弱,落落寞寞,孤孤独独,凄凄惨惨戚戚。

 画中的两首诗耐人寻味:

秋来执扇合收藏,何事佳人重感伤,

请托世情详细看,大不谁都逐炎凉。

莲花冠子道人衣,日侍君王宴紫徽。

花开不知人已去,年年斗绿与争绯。

第一首说的自己好像秋天里的扇子,多余且无用,可扇子来年可再用,自己呢?时常对自己这样的矛盾如第二首诗所写的,君王都走了,你还在打扮着等被翻牌子是多么可笑可悲可怜可叹。

他寄情于山水,醉心于桃花。说来也是,古来历代文人的绝妙家句大都是在失意中创作的。比如这首我们的林妹妹模仿的画风,还是从这里汲取到的呢:

 《桃花庵歌》

[明]唐寅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

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自封为“桃花庵主”,这样看起来洒脱自在的生活并不逍遥,相反他的处境是凄惨的,穷的半毛钱没有。喝酒都得找好基友借钱。他的很多诗都在感叹时光短暂,而自己一生一无所有。也许他觉得自己就像桃花一样,花开的灿烂而短暂,凋落时又是那么黯淡。

 期间有次,他以为做官的机会到了,兴冲冲地走进宁王府中,结果发现他要造反,可入了虎穴哪那么容易逃走?于是他装傻充愣,裸奔调戏良家妇女,这才被认作个疯子被赶了出去。

就这样他在穷苦荒凉中度过了他的一生,在54岁那年,窗外下着鹅毛大雪,看着外面的桃树,唐伯虎重病中爬起来写下:

生在阳间有散场,

死归地府也何妨?

阳间地府俱相似,

只当漂流在异乡。

他的心里是不甘的,自己的这种才无所用。狂放的诗作中,掩饰不住的伤感,不满七十,只好聊以自慰道“一日兼做两日狂”,把一天日子当做两天来过,这样也算过百了。既然地上养不住,天上终于收了他去。

他死后,好友为他立碑,“唐解元之墓”可能是他引以为豪的名称罢。

 身处在悲伤的江南,造就了他悲伤的一生。哪里有什么八任老婆,笑点秋香。因为后来张梦龙的《唐伯虎一笑姻缘》,后来的创作都跟着这样走了。但这无非是意味着喜爱与尊敬。他为后人留下了他的诗句,绘画与书法。他有着风流傲骨,他有着风流洒脱的胸怀。

 

 

 
(文/贝壳)
打赏
免责声明
 
本文为贝壳原创作品,作者: 贝壳。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news/newsshow-4946.html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站未对其内容进行核实,请读者仅做参考,如若文中涉及有违公德、触犯法律的内容,一经发现,立即删除,作者需自行承担相应责任。涉及到版权或其他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9853277@qq.com。
0相关评论
相关推荐
精彩图片
快速投稿

你可能不是行业专家,但你一定有独特的观点和视角,赶紧和业内人士分享吧!

我要投稿

投稿须知

友情链接
声明:本站信息均由用户注册后自行发布,本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告知,立即做删除处理。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邮箱:9853277@qq.com
人才服务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11021178号-1
人才落户上海咨询电话:021-64878756

联系地址:上海市天钥桥路518号1405室。热线:133-700-44850

沪ICP备11021178号-1